首页 观点正文

发改委:数字经济是经济增长重要引擎

  2020年3月23日,国新办就深化“放管服”改革、推进“互联网+”行动、促进“双创”支持扩大就业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在回答记者提问的时候,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司长伍浩明确了数字经济的经济增长重要引擎地位。

  记者提出,“这次疫情期间有一个最为明显的变化就是线上线下融合加快了,很多企业也意识到要加快数字化转型,但是转型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困难。想问一下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举措?”

  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司长伍浩表示,“数字经济将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一个重要引擎,各行业各领域数字化转型步伐将大大加快。”

国家发改委高技术司司长伍浩

  对于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问题和挑战,伍浩表示有三个问题,一是转型能力不够、“不会转”,二是转型成本偏高、“不能转”,三是转型阵痛期比较长,“不敢转”。

  问题一:数字化转型能力不够

  对于这个问题,国家发改委提出的解决办法是“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具体从区域、行业和企业三个维度建设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切实降低数字化转型的门槛。

  工业4.0研究院认为,全球各国都采用网络化的创新体系,从行业(专业)和区域两个维度设计成网格状的服务能力,精准的为企业数字化转型服务。

  做的比较好的包括美国、德国和日本。美国的特点是国防部、商务部结合到军民融合和技术转移等方法,效果比较好;德国利用Fraunhofer在全国各地的研究所,为其数字化转型创新中心提供了较好的支撑;日本重要引导和利用龙头企业带动产业链整体数字化转型,取得了一定成就。

  问题二:数字化转型成本高

  成本高是一个世界难题。

  工信部和发改委在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上,有异曲同工之处,那就是“上云”。从我国实际运行效果来看,对于企业经营域的数字化转型,的确比较有成效,但对于生产现场域的数字化转型,还有一些困难需要克服。

  这种现象不仅仅是中国的难题,美国、德国和日本都遇到类似的问题。有的时候这个问题是技术不成熟、供给侧不完善带来的,但大部分是因为标准不同意造成的,需要意识到的是,任何企业都有冲动把自己的技术私有化,以形成差异化的优势。

  工业4.0研究院观察发现,迄今为止,美国利用数字化开源项目的模式,较好解决了成本和企业差异化优势之间的矛盾,既保证了一些共性问题有较低成本的解决方案,又给愿意创新的企业提供了差异化发展机会。

  问题三:数字化转型周期长

  用金融的视角来看这个问题,可以用“沉没成本”来描述。

  客观的讲,企业数字化转型之所以周期长,很多时候是因为投入不足,只好从一个个单点问题来解决,忽略了“企业数字基础设施”建设的重要性,或者无法投入资金先做基础性工作。缺乏企业数字基础设施,使得各种数字化转型工作缺乏数据平台支撑,其效率自然不高,而且各种问题的不断涌现,影响了企业的信息,“不敢转”的问题自然就出现了。

  大型企业通常没有这样的问题,其根本原因是其数字基础设施比较完备。例如,不少大型企业自身就建有企业级软件代码托管平台,可以实现开发运维一体化(即DevOps,一种现代开发、交付和运维方式),这样就可以不必等待完整的周期看到数字化转型的效果,这对企业“敢”数字化转型非常重要。

  工业4.0研究院认为,通过“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重点解决“企业数字基础设施”中的共性问题,例如提供共性模块的源代码,这样会加速供给侧数字化转型解决方案能力,也能够降低相关成本。

  通用电气在美国国防部号召下,参与了国家数字制造创新中心的建设,其核心就贡献了“数字制造共性代码库”(DMC,Digital Manufacturing Commons),通过这样的方式,美国大量的中小企业可以以较低成本自行建设“企业数字基础设施”。

  我国具有制度上的优势,通过国家推动的“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为中小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解决共性问题的开源数字软件包,将解决“不会”、“不能”和“不敢”的问题。(作者:胡权,工业4.0研究院院长兼首席经济学家)

责任编辑:张薇

分享:
数博故事
贵州幸运彩app下载

贵州幸运彩app下载大数据产业政策

贵州幸运彩app下载大数据产业动态

贵州幸运彩app下载大数据企业

更多
大数据概念_大数据分析_大数据应用_大数据百科专题
企业
更多